• 读后感
  • 阅读答案
  • 导游词
  • 细则
  • 赏析
  • 案例
  • 规则
  • 简介
  • 试题
  • 试卷
  • 手抄报
  • 对联春联
  • 评语
  • 任命
  • 造句
  • 周年庆
  • 指导书
  • 论文
  • 日志
  • 说课
  • 评课
  • 采访
  • 资料
  • 剧本
  • 常识
  • 知识
  • 范例
  • 观后感
  • 墓志铭
  • 寓言寓意
  • 新闻稿
  • 公示
  • 步骤
  • 优秀范文
  • 方案大全
  • 笔记
  • 攻略
  • 俗语
  • 评价
  • 您现在的位置:书业网 > 范文 > 优秀范文 > 知识 > 正文

    老知识分子的爱情

    来源:书业网 时间:2017-07-17

    篇一:论《惟妙惟肖的爱情》中知识分子的精神生态

    龙源期刊网 .cn

    论《惟妙惟肖的爱情》中知识分子的精神生态

    作者:何冬梅

    来源:《文学教育下半月》2015年第06期

    内容摘要:本文以知识分子精神生态为研究重点,阐释了小说文本中知识分子精神的萎缩、价值的贬损,分析了造成知识分子病态灵魂的历史文化语境,指出了知识分子恶质化及被社会边缘化的社会现实,肯定了小说创作的现实意义。

    关键词:知识分子 精神生态 精神 价值 社会

    《惟妙惟肖的爱情》是方方的一部中篇小说,小说以大学教授禾呈一家两代人的生活经历为主线揭示了市场经济大潮冲击下的知识分子的心路历程,突出了这个时代知识分子的内心困惑和文化焦虑。小说文本聚焦“知识分子”,写出了生活在当下的知识分子的行为模式、人格心态,诠释了知识分子的精神生态,并进一步拷问了催生知识分子病态灵魂的社会与时代,具有强烈的现实性与批判性。

    一、精神的萎缩

    雅斯贝尔斯说过:“人就是精神,而人之为人的处境,就是一种精神的处境。”知识分子是社会一种特殊的群体,一种与文化最具亲缘关系的群体,不管是传统知识分子还是现代知识分子,他们的精神处境具有明显的共性特质。“传统知识分子是现代知识分子的原生形态,就像一个人的童年性格决定了其一生的命运一样,传统知识分子也为知识分子带来了自由、敏感、富于正义感和社会批判勇气的精神气质。这些都是知识分子家族的共同徽章。这样的气质在任何社会中都是一面高高飘扬的旗帜。”但是这些宝贵的精神气质在方方笔下的人物身上却呈现萎缩的状况。

    知识分子的精英意识,主要体现为其具有独立人格及批判精神。《惟妙惟肖的爱情》中的主人公禾呈主要精神特质是“顺从”。禾呈的顺从来源于长期生活在体制中承袭来的对权利的畏惧心理。,“先生”放牛,批判“老婆”,殴打“老师”的情形,吓得头皮发麻,日夜担心,几次提出要把门窗改向;当听说表姐成为什么公司的总经理,连手足都不晓得该往何处放;劝阻惟肖不要辞职时他说:“领导不准假怎么办”“领导会不高兴的”;接到校长的电话声音发抖,他首先想到的是他哪里出了问题。,,,最后失去了独立人格和自由思想,变得顺从而随遇而安。文本中这样描写禾呈的心态:“如果有世道的拳头朝他伸去,他所做的只是退缩,拳头伸多远,他便退多远,一直退到他认为拳头够不着的地方。他的幸运在于退到了墙角,拳头就果然没有再挥过来。这样,他便安然地呆在这个角落里。平静地看书,间或做做学问。那样的时候,倒也并非学问还需要他,而是他需要学

    篇二:鲁迅笔下知识分子形象分析1

    鲁迅笔下知识分子形象研究

    ――逐渐消沉的知识分子形象分析 摘要:

    在鲁迅的笔下 ,有行行色色的人物形象 ,而对知识分子形象的描写,更是种类繁多,形象各异。鲁迅笔下知识分子形象大都生活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这个特定的历史时期 ,生活在这一社会历史时期的知识分子 ,历史给他们提供了其先辈们所不可能有的机遇 ,同时,文化转型和社会的转型给他们极大的希望 ,也给他们极大失望与大痛苦 ,他们是“铁屋子”中被新思潮、新文化大潮“惊起”的“较为清醒”的人们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清醒后的路向,在生活和社会的重压下逐渐走向消沉。这种处境与心态让众多知识分子处于矛盾、孤寂、痛苦的状态,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了旧社会知识分子身上所具有的可悲性。在这里,我们针对有反抗意识或无反抗意识而逐渐消沉的小知识分子形象进行重点分析与研究! 关键字: 知识分子 反抗 无反抗 消沉

    《在酒楼上》中的吕韦甫、《孤独者》中的魏连殳、《端午节》中的方玄绰以及《伤逝》中的涓生和子君等,在他们身上存在了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具有现代的意识、进步的思想和改革的要求,对他们来说,我想他们也曾有过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的辉煌历史,但是由于反动势力过于强大,封建传统观念十分顽固,还有自身存在的种种弱点和缺陷,他们的反抗几乎都以失败告终,在一次次的失败中,他们也随之变得越来越消沉了。

    通过分析他们失败的故事,我们可以看到他们的悲剧可以说是时代和社会的悲剧,同时也是他们自身意志的悲剧!

    1、“觉醒―动摇―沦落”的知识分子

    《在酒楼上》这篇小说中,它成功塑造了吕韦甫这个由觉醒逐渐消沉的知识分子形象。起初,吕韦甫可以说是一个较早觉醒的知识分子。在辛亥革命时期,他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反封建的旧民主主义革命战士,他曾和他的战友们连日讨论些改革中国的方法,有时候甚至会争论的打起架来,并且他们还英勇地在城隍庙内拔掉过神像的胡子,从这些壮举中,我们不难看出,年轻时候的吕韦甫思想是多么的进步,他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新文化的传播者。然而随着生活的不如意,再加上革命又处于低潮中,所以一个具有进步要求的知识分子终于将旧日的豪情壮志、人生目标、以及革命的精神统治抛却了,进而变成了一个情绪消沉,意志颓废,行动缓慢做事又敷衍的软弱的知识分子。昔日的吕纬甫是一个无神论者,可是消沉后的他,竟然为了敷衍母亲,千里跋涉回到故乡为一个三岁时便死去的弟弟迁葬,并且在看到旧坟中没有任何遗骸时,还是让工人把原尸体所处的泥土装到棺材中下葬。他的这一行为与之前的他相比,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同时也表现出了他消沉程度之深!但作者并未正面刻化他内心的矛盾痛苦 , 而是从他的“沉静”、“颓唐”的外貌刻化 ,从他语言行为的描写中,透出他的矛盾、痛苦、孤寂的灵魂信息。

    与吕韦甫相比,《孤独者》中的魏连殳也是一个消沉的知识分子形象。魏连殳可以说是作者塑造的一个极其复杂的,性格独特的知识分子形象。作者通过他短暂的一生描绘了一个昔日“留过洋”,有过觉醒和战斗,却在种种压迫下逐渐

    沦落的知识分子形象。在残酷的现实面前,由于缺乏正确的思想指导加上自身意志薄弱和生活的穷困,他一步步地消沉下去,直至最后的毁亡,换句话也可以这样概括,小说中魏连殳的形象也是一个由正常的进步人士变为病态的消沉人士的典型形象。随着社会环境的变化以及社会矛盾的尖锐对立,使得魏连殳的个人生活细节也随之改变。如,过去被魏连殳称为老太太的,在他当了师长顾问后,却被蔑视为了老家伙。同时,对待孩子们的态度,也由先前的爱护变为戏弄,甚至花钱买孩子们狗叫及磕响头等。为了“活几天”,他终于在生活的碾迫下 ,放弃自己原来的理想和价值观念 ,“躬行我先前所憎恶、所反对的一切 ,拒斥我先前所崇仰、所主张的一切了”,他成为军阀的顾问, 回到旧营垒 ,立刻得到高薪奉养和旧势力的青睐。生活瞬间的优越并不能避免他内心的混乱和矛盾,他的心灵痛苦是无法解脱的。最终魏连殳死了,与其说死于生理的“病”,到不如说死于心理的病―――自我心灵痛苦、人格分裂的痛苦折磨。

    由此可见 , 吕伟甫、魏连殳二人虽然都是新思想的早期传播者 ,但是他们却都在旧势力的压迫和凄惨的生活之下 ,无奈的向旧势力低了头,他们是痛苦的由反抗而逐渐沦落的孤独的知识分子。

    2、“觉醒却无反抗意识”的知识分子

    他自私自利,自命清高,他的“差不多”一说挟带私心,但偏要带上忧国的花环,他不加入“索薪”的行列,认为索薪欠斟酌,太嚷嚷,而一旦经济拮据他也赞同索薪了,方玄绰口头上责备太太提出的买彩票“无教育”,但对头彩几万元的广告也是动心的。方玄绰表里不一的虚伪相,被刻画的惟妙惟肖,作者对于方玄绰的内心描写,以及通过方玄绰与方太太的对话来刻画其人的性格,可以说是一个“差不多”先生。从他个人生活中,都少不了差不多,他对黑暗的社会生活极其不满,可他却从不会(转 载 于:wWw.cssYQ.COm 书 业 网:老知识分子的爱情)去想怎样去抗争,而是总用差不多来说服自己得过且过。即使生活上困难重重,他也是继续保持乐观的精神状态,甚至去赊酒来进行自我安慰。虽然,有时候他也有过觉醒的一面,但是在小说中,作者所描写的更多的是讽刺他消沉的一面:对于生活中的切身矛盾,他只是口头发牢骚表示不满,却不参加那“索薪”斗争,在他自己看来,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殊不知他实际上是一个真正的空发牢骚、无反抗意识、逃避斗争的庸人。

    在他身上伴随着他性格的一系列缺陷,如庸俗、软弱、自私、麻木,使得他虽曾有过觉醒行为,但最终依旧被黑暗现实重压下去,甚至消沉堕落。

    总之,小说主要通过方玄绰的形象,剖析“五四”退潮时期某些知识分子既对社会现象尚抱有不平,又不敢向社会公然抗争,模糊是非界限,动摇了两者之间的矛盾的心理状态。

    3、“盲目追求个性解放而走向悲剧”的知识分子

    《伤逝》是鲁迅作品中唯一的一篇以青年知识分子爱情问题为题材的小说,在小说中,作者成功的塑造了主人公涓生和子君的形象,涓生和子君是二十世纪的知识分子,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被认定为具有民主思想的知识分子。

    涓生和子君是“五四”时期青年知识分子的典型形象,他们的思想带有明显的时代特色。争取婚姻自主和妇女解放是“五四”时期广大知识分子普遍面临的社会问题。在当时新思潮的影响下,在反封建,争取个性的解放斗争中,男女主人公要求恋爱自由,婚姻自主,蔑视封建礼教,冲破牢笼,大胆相爱,并建立了小家庭。然而结合后的状况却不曾乐观,女主人公子君与涓生同居后,她便不再读书了不再思考了。她整日不是回忆两个人热恋时的情景,就是终日忙于家庭琐事为生计操劳,并逐渐变得消极颓废无所作为了。男主人公涓生原本是一个追求

    新思想的青年知识分子形象,他曾以自己的觉醒换来了子君的觉醒,同时也将他最纯真的爱情奉献给了子君,可是当与子君共同度过一段幸福的生活后,他便不再满足于爱情生活了。他认为,他们之间的爱情应该是时时更新生长创造的,不然他们的幸福生活就会转变 ,然而,由于涓生没有正确的指导思想,所以连涓生也不知道怎样去更新他们的幸福生活,直到涓生失业,断绝了家中唯一的经济来源,涓生竟错误的将导致这一切的根源都归结与子君,说是子君束缚了他的发展空间,于是他便与子君提出了分手,原以为分手后可以自由的飞翔,可是,他错了,分手后的涓生依然是生活拮据处境艰难,无奈的他只有是带着悔恨回首往事。子君呢?分手后的她又被推回了从前的封建牢笼中,不久之后终于悔恨的离开了“无爱”的人间。

    子君的悲剧深刻启示我们:传统的封建思想和势力是诱杀一切美好事物的刽子手,他的悲剧也明确的批判和否定了脆弱无力的“个人主义”,说明仅仅为了追求个人幸福的奋斗是没有出路的,同时涓生的悲剧形象也告诉我们离开社会解放的所谓个性解放是注定失败的。

    4、“封建伪君子”的知识分子

    鲁迅在抨击封建主义的罪恶时,还将抨击的矛头直接指向一群封建主义的伪君子。如《肥皂》中的四铭 ,《高老夫子》中的高尔础等 ,,而是封建的伦理道德。

    《肥皂》中的四铭是所谓“移风文社”的成员,他反对办学堂 ,连女学生在街上走路都觉得有伤风化,表面看来 ,四铭是一个多么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 ,但实际上他的心地却非常肮脏。作者通过描写他对于流氓侮辱街上那个年轻叫花子的话大加赞赏 ,并且回家之后多次重复,将一个伪君子的丑恶嘴脸刻画得淋漓尽致。《高老夫子》中则将高尔础刻画成一个十足的无赖 ,他一方面振振有辞 ,攻击办学堂要闹坏风气 ,不如停办的好 , 尤其是女学堂 ,可另一方面 ,他又挖空心思 ,钻在女学堂去教书 , 目的就是为了看看女学生。这一类知识分子他们有一定的学识,却顽固不化、愚昧的遵循封建礼教,令人叹息。

    鲁迅在塑造上述知识分子形象时,着重讽刺他们的愚昧与虚伪,他们明明无知 ,却要挂着知识的招牌 ,明明卑劣 ,却要装出道德的面孔。虚伪 ,是他们的共同特征。当然,对于这些知识分子中的败类 ,鲁迅先生连同我们都是非常深恶痛绝的。

    结语:

    这些知识分子形象的塑造也正是从反封建的角度来反映现实和表现现实的,通过这些“觉醒―动摇―沦落”、“觉醒却无反抗意识”、“盲目追求个性解放而走向悲剧”、“封建伪君子”等知识分子形象的分析,作品真实再现了当时的社会现实,并着重通过表现他们的不幸来解剖他们的生活环境――“病态的社会”,使人们对那个罪恶的社会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鲁迅先生从自己熟悉的生活出发,通过这一系列知识分子形象的刻画,揭示了资产阶级的软弱无力和脱离群众带来的恶果,惊醒当今知识分子要摆脱“空虚”和“动摇”,认真认证、改造自己的思想和生活。

    鲁迅笔下知识分子形象研究

    -消沉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

    摘要:鲁迅先生笔下的知识分子形象,种类繁多,形象各异。通过各个不同的人

    物形象描写,它从不同的角度,体现出了中国旧知识分子身上所具有的可悲性。纵观鲁迅笔下知识分子,可以把他们概括为:具有封建思想的知识分子、具有小资产阶级思想的知识分子以及觉醒的知识分子等。在这里,我们针对消沉的小资产阶级分子形象进行重点分析与研究!

    关键字:失落无奈觉醒 消沉

    一、消沉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形象的总体概括

    《在酒楼上》中的吕韦甫、《孤独者》中的魏连殳、《端午节》中的方玄绰以及《伤逝》中的涓生和子君等,在他们身上存在了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具有现代的意识、进步的思想和改革的要求。对他们来说,我想他们也曾有过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的辉煌历史,但是随着岁月的考验、生活的磨练,他们的反抗几乎都以一次次的失败告终,在一次次的失败中,他们也随之变得越来越消沉了。 通过分析他们失败的故事,我们可以看到他们的悲剧可以说是时代和社会的悲剧,同时也是他们自身意志的悲剧!

    1、失落的知识分子

    《在酒楼上》这篇小说中,它成功塑造了吕韦甫这个消沉的知识分子形象。起初,吕韦甫可以说是一个较早觉醒的知识分子。在辛亥革命时期,他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反封建的旧民主主义革命战士,他曾和他的战友们连日讨论些改革中国的方法,有时候甚至会争论的打起架来,并且他们还英勇地在城隍庙内拔掉过神像的胡子,从这些壮举中,我们不难看出,年轻时候的吕韦甫思想是多么的进步,他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

    然而随着生活的不如意,再加上革命又处于低潮中,所以一个具有进步要求的知识分子终于将旧日的豪情壮志、人生目标、以及革命的精神统治抛却了,进而变成了一个情绪消沉,意志颓废,行动缓慢做事又敷衍的软弱的知识分子。昔日的吕纬甫是一个无神论者,可是消沉后的他,竟然为了敷衍母亲,千里跋涉回到故乡为一个三岁时便死去的弟弟迁葬,并且在看到旧坟中没有任何遗骸时,还是让工人把原尸体所处的泥土装到棺材中下葬。他的这一行为与之前的他相比,

    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同时也表现出了他消沉程度之深!

    与吕韦甫相比,《孤独者》中的魏连殳也是一个消沉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形象。魏连殳可以说是作者塑造的一个极其复杂的,性格独特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形象。作者通过他短暂的一生描绘了一个昔日有过觉醒的民主意识,战斗过的知识分子形象。在黑暗的现实面前,由于缺乏正确的思想指导加上自身意志薄弱和生活的穷困,他一步步地消沉下去,直至最后的毁亡。换句话也可以这样概括,小说中魏连殳的形象也是一个由正常的进步人士变为病态的消沉人士的典型形象。随着社会环境的变化以及社会矛盾的尖锐对立,使得魏连殳的个人生活细节也随之改变。如,过去被魏连殳称为老太太的,在他当了师长顾问后,却被蔑视为了老家伙。同时,对待孩子们的态度,也由先前的爱护变为戏弄,甚至花钱买孩子们狗叫及磕响头等。

    2,、无奈的知识分子形象

    他自私自利,自命清高,他的“差不多”一说挟带私心,但偏要带上忧国的花环,他不加入“索薪”的行列,认为索薪欠斟酌,太嚷嚷,而一旦经济拮据他也赞同索薪了,方玄绰口头上责备太太提出的买彩票“无教育”,但对头彩几万元的广告也是动心的。方玄绰表里不一的虚伪相,被刻画的惟妙惟肖,作者对于方玄绰的内心描写,以及通过方玄绰与方太太的对话来刻画其人的性格,可以说是一个“差不多”先生。从他个人生活中,都少不了差不多,他对黑暗的社会生活极其不满,可他却从不会去想怎样去抗争,而是总用差不多来说服自己得过且过。即使生活上困难重重,他也是继续保持乐观的精神状态,甚至去赊酒来进行自我安慰。虽然,有时候他也有过觉醒的一面,但是在小说中,作者所描写的更多的是讽刺他消沉的一面:对于生活中的切身矛盾,他只是口头发牢骚表示不满,却不参加那“索薪”斗争,在他自己看来,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殊不知他实际上是一个真正的空发牢骚、无反抗意识、逃避斗争的庸人。

    在他身上伴随着他性格的一系列缺陷,如庸俗、软弱、自私、麻木,使得他虽曾有过觉醒行为,但最终依旧被黑暗现实重压下去,甚至消沉堕落。

    总之,小说主要通过方玄绰的形象,剖析“五四”退潮时期某些知识分子既对社会现象尚抱有不平,又不敢向社会公然抗争,模糊是非界限,动摇了两者之间的矛盾的心理状态。

    3、由觉醒变消沉的知识分子形象

    《伤逝》是鲁迅作品中唯一的一篇以青年知识分子爱情问题为题材的小说,在小说中,作者成功的塑造了主人公涓生和子君的形象,涓生和子君是二十世纪的知识分子,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被认定为具有民主思想的知识分子。

    涓生和子君是“五四”时期青年知识分子的典型形象,他们的思想带有明显的时代特色。争取婚姻自主和妇女解放是“五四”时期广大知识分子普遍面临的社会问题。在当时新思潮的影响下,在反封建,争取个性的解放斗争中,男女主人公要求恋爱自由,婚姻自主,蔑视封建礼教,冲破牢笼,大胆相爱,并建立了小家庭。然而结合后的状况却不曾乐观,女主人公子君与涓生同居后,她便不再读书了不再思考了。她整日不是回忆两个人热恋时的情景,就是终日忙于家庭琐事为生计操劳,并逐渐变得消极颓废无所作为了。男主人公涓生原本是一个追求新思想的青年知识分子形象,他曾以自己的觉醒换来了子君的觉醒,同时也将他最纯真的爱情奉献给了子君,可是当与子君共同度过一段幸福的生活后,他便不再满足于爱情生活了。他认为,他们之间的爱情应该是时时更新生长创造的,不然他们的幸福生活就会转变 ,然而,由于涓生没有正确的指导思想,所以连涓

    篇三:知识分子与时代女性――《围城》解读

    知识分子与时代女性

    ――浅析鲁迅《伤逝》

    汉语言文学(S)103班崇俊

    关键词:小知识分子 时代女青年 半旧不新的社会

    《伤逝》是鲁迅唯一一部以青年男女的爱情和婚姻为题材的小说。这篇小说在收入小说集《彷徨》前没有公开发表过。本文题目为《伤逝》,“伤”的是什么,“逝”的是什么,作者在小说开头就用诗一样的语言,“如果我能够,我要写下我的悔恨和哀伤,为子君,为自己。”把我们带进了一种感伤的氛围,颇有古代悼亡诗的意味,让读者很清楚地知道这是一个悲剧,然而正如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中所言,“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这是一个怎样的悲剧呢?本文的副标题是“涓生手记”,但开头却写“为子君,为自己”,很明显,这篇小说讲的是子君和涓生之间的故事。然而再与小说的时代背景相联系,可以清楚地知道,子君和涓生的故事是各种思潮相互激荡、文化传统破旧立新、知识分子鼓吹个性解放时代下进步男女青年爱情的写照。

    纵览全文,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思想进步,果敢的子君冲破家庭的束缚,勇敢地与涓生走在了一起,“我是我自己的,他们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更是子君和同时代进步女青年与封建家庭决裂的宣言。涓生则是受到新思潮影响的知识分子形象,他追求个性解放,欣赏子君的果敢与进步。他们对爱情与婚姻自由的追求最初已取得了胜利,但最终仍在现实中归于失败。不可否认,,但本文的着重点却没有放在对社会封建压迫实力的描写上,而是转而去写子君和涓生在面对社会压迫时关系的微妙变化如何导致最终的失败,这一点与同时代的许多同类型题材作品相比是一大亮点。

    那么,子君和涓生的爱情为什么会失败呢?可以这样讲,子君和涓生的结合就是一个“美丽的错误”,涓生选择子君是源于她的进步和与众不同,“我爱子君,仗着她逃出这寂静和空虚”,很显然,涓生选择子君是一种形而上的东西,并不具有实质性,从他们交往时的情况就可以看出来,“默默地相视片时之后,破屋里便渐渐充满了我的语声,谈家庭专制,谈打破旧习惯,谈男女平等,谈伊孛生,谈泰戈尔,谈雪莱??。她总是微笑点头,两眼里弥漫着稚气的好奇的光泽。”在他们的交往中,子君永远是倾听者。子君对涓生的爱是出自一种仰慕,是女青年对知识分子发自内心的一种垂慕之情,也就是一种“盲目的爱”。因而,这也注定了两人爱情与婚姻的悲剧。所以,要想从子君和涓生的故事中洞察小知识分子和在懵懂中追求女权解放的时代进步女青年的爱情悲剧的原因,就必须对两人的个性和心理做出研究,从而在对两人个性和心理的剖析上明白爱与个性解放、包容与自私的微妙关系,了解鲁迅先生对这些患了时代病的知识分子和盲目追求爱与自由的时代进步女青年的抨击与惋惜。

    1、患了“时代病”的小知识分子形象

    《伤逝》的时代背景建立在一个各种思潮相互激荡、文化传统破旧立新、知识分子鼓吹个性解放时代下。在破旧立新的时代中,当旧的文本化基础遭到破坏,而新的文化基础还未建立之时,知识分子的理想与追求无处寄托,不由得会迷茫。他们对现有社会的林林总总感到不满,却又找不到切实的实施方案和时代出路,便不由得会感到不满,因而处于一种自怨自艾,无病呻吟的生活状态。因而当他们在社会中找不到实现理想的出路时,便会自我封闭,活在自己的世界中,构建属于自己的独立王国。这就不可避免的造成他们的以自我为中心和极度空虚的精神世界。因而在“这样地寂静与空虚”中,涓生选择了子君,选择了一个对自己充满仰慕的“倾听者”,从而“仗着她逃出这寂静与空虚”。于是在和子君同居之后,涓生“也陆续和几个自以为忠告,其实是替我胆怯,或者竟是嫉妒的朋友绝了交”,过起了“独立”的生活。然而,涓生和子君的结合毕竟不甚实质,是盲目的,与其说是追求爱情,不如说是追求自由的结合,因此终将归于幻灭。因为当这种结合变成对涓生自由的牵绊时,子君就不可避免地会被涓生抛弃。

    因此,涓生的身上也有同时代知识分子典型的自私、不负责任、没有担当、逃避现实的特质。这在涓生与子君的交往之初就可以体现出来,“我已经记不清那时怎样地将我的纯真热烈的爱表示给她”,“她却是什么都记得:我的言辞,竟至于读熟了的一般,能够滔滔背诵;我的举动,就如有一张我所看不见的影片挂在眼下,叙述得如生,很细微,自然连那使我不愿再想的浅薄的电影的一闪。”可见,涓生对子君的爱并不是纯粹的爱。当她在子君身上找不到自己想要的那些时,当子君因为生活的压力不再看书,安乐于小狗和油鸡之间时,涓生便对子君失去信心并且不再爱了,更是将自己生活的颓唐归罪于与子君的爱,“其实,我一个人,是容易生活的,虽然因为骄傲,向来不与世交来往,迁居以后,也疏远了所有旧识的人,然而只要能远走高飞,生路还宽广得很。现在忍受着这生活压迫的苦痛,大半倒是为她”,“待到孤身枯坐,回忆从前,这才觉得大半年来,只为了爱,――盲目的爱,――而将别的人生的要义全盘疏忽了。第一,便是生活。人必生活着,爱才有所附丽。世界上并非没有为了奋斗者而开的活路;我也还未忘却翅子的扇动,虽然比先前已经颓唐得多??。”所以当涓生“勇敢”地向子君表明自己的真实想法时,他想到的却是,“我觉得新的希望就只在我们的分离;她应该决然舍去”,这是小知识分子多么自私的嘴脸,他认为子君阻碍了自己对理想的追求,导致了自己生活的颓唐,便下定结论,“她应该决然舍去”。小知识分子自私、不负责任、没有担当、逃避现实的特质昭然若揭。

    同时涓生的性格中还充满了矛盾和软弱性,他在和社会的斗争中是不坚定的,在和子君的生活中是自私的。这在他们起初找安身之处时就可以体现出来,“起先我们选择得很苛酷,――也非苛酷,因为看去大抵不像是我们的安身之所;后来,便只要他们能相容了。”这里很明显可以感觉到涓生和子君对生活和现实的妥协。涓生充满矛盾的,想要与先是作斗争,却又不得不妥协于现实。然而在他与子君的交往中更是体现出这一面,涓生认为“她应该决然舍去”,却又说“我也突然想到她的死,然而立刻自责,忏悔了。”他在与子君言明态度时也是矛盾

    的,“新的路的开辟,新的生活的再造,为的是免得一同灭亡。”涓生拥有了“新的路的开辟,新的生活的再造”,而“灭亡”却留给了子君。而后在子君离开之后,他又后悔了,“我为什么偏不忍耐几天,要这样急急地告诉她真话的呢?”“ 我不应该将真实说给子君,我们相爱过,我应该永久奉献她我的说谎。”这样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涓生的猥琐与自私,他一直以自我为中心考虑问题,一直处在一个狭隘的境地中,正如他在子君死后的追悔,“我以为将真实说给子君,她便可以毫无顾虑,坚决地毅然前行,一如我们将要同居时那样。但这恐怕是我错误了。她当时的勇敢和无畏是因为爱”。最终的感情悲剧,给了涓生一个“新的出路”,然而“那第一步,――却不过是写下我的悔恨和悲哀,为子君,为自己。”可是“为子君”不过是涓生的一个借口,更多的是“自己”罢。斯人已逝,生者何堪?

    2、盲目追求爱与自由的时代进步女青年

    子君在一出场就给人一种清新脱俗之感,“带着笑涡的苍白的圆脸,苍白的瘦的臂膊,布的有条纹的衫子,玄色的裙。她又带了窗外的半枯的槐树的新叶来??还有挂在铁似的老干上的一房一房的紫白的藤花”这样的一种典型的“五四”时代进步女青年形象“是怎样地使我骤然生动起来呵!”,以至于“子君不在我这破屋里时,我什么也看不见。在百无聊赖中,顺手抓过一本书来??已经翻了十多页了,但是毫不记得书上所说的事。只是耳朵却分外地灵,仿佛听到大门外一切往来的履声,从中便有子君的”,可见在恋爱之初,涓生对子君已经到了怎样期待的一种程度,“。我憎恶那不像子君鞋声的穿布底鞋的长班〔3〕的儿子,我憎恶那太像子君鞋声的常常穿着新皮鞋的邻院的搽雪花膏的小东西!”可见当时的子君是怎样的进步和与众不同。

    在子君身上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她勇敢的反抗意识。这也是同时代女青年勇敢追求爱与婚姻自由的真实写照,子君在对涓生表明立场时坚定的回答,“我是我自己的,他们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更是同时代女性反抗封建家庭束缚,大胆追求爱与婚姻自由的宣言。这样的坚决与勇气使涓生也不得不佩服,“这几句话很震动了我的灵魂,此后许多天还在耳中发响,而且说不出的狂喜,知道中国女性,并不如厌世家所说那样的无法可施,在不远的将来,便要看见辉煌的曙色的。”而在面对整个社会的压力时也是表现得那么坚强,面对“那鲇鱼须的老东西”和“那小东西的脸,加厚的雪花膏”,“她目不邪视地骄傲地走了,没有看见”,由此可见,子君在接受新思想的洗礼后,勇敢地追求爱情与婚姻自由,也反映了新时代女性追求自身解放的需要。

    但是子君的身上仍然有封建束缚的影子,“壁上就钉着一张铜板的雪莱半身像??是他的最美的一张像??她却只草草一看,便低了头,似乎不好意思了。这些地方,子君就大概还未脱尽旧思想的束缚”,而当子君受困于生活,受了官太太的影响,忙碌于油鸡和阿随之间时,“子君的功业,仿佛就完全建立在这吃

    饭中。吃了筹钱,筹来吃饭,还要喂阿随,饲油鸡;她似乎将先前所知道的全都忘掉了”,于是一个思想进步,与众不同的子君逐渐成为现实生活的奴隶,锐气尽失,归于平凡。这也使得子君和涓生之间的爱情最后归于悲剧,因为当初子君的勇敢都是源于对涓生的爱,当涓生抛弃她时,“她的命运,已经决定她在我所给与的真实――无爱的人间死灭了!”

    子君其实是个很单纯的女孩子,在她与涓生的相处中,她是无私的。对于与涓生之间的点点滴滴,“我已经记不清那时怎样地将我的纯真热烈的爱表示给她。”然而“她却是什么都记得:我的言辞,竟至于读熟了的一般,能够滔滔背诵??夜阑人静,是相对温习的时候了,我常是被质问,被考验,并且被命复述当时的言语,然而常须由她补足,由她纠正,像一个丁等的学生。”“然而她并不觉得可笑。即使我自己以为可笑,甚而至于可鄙的,她也毫不以为可笑。这事我知道得很清楚,因为她爱我,是这样地热烈,这样地纯真。”在与涓生同居之后,她更是对涓生照顾得无微不至,为了筹备买家具的钱,“子君还卖掉了她唯一的金戒指和耳环。我拦阻她,还是定要卖,我也就不再坚持下去了;我知道不给她加入一点股分去,她是住不舒服的。”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子君身上中国传统女性的坚强与无私。以致在最后离开涓生时,“我转念寻信或她留下的字迹,也没有;只是盐和干辣椒,面粉,半株白菜,却聚集在一处了,旁边还有几十枚铜元。这是我们两人生活材料的全副,现在她就郑重地将这留给我一个人,在不言中,教我借此去维持较久的生活。”

    3、半旧不新的时代

    虽然这篇小说的着重点没有放在对社会封建压迫实力的描写上,而是转而去写子君和涓生在面对社会压迫时关系的微妙变化如何导致最终的失败,但在对一篇小说的研究中,对时代和社会的研究是必不可少的。在本文对现实的描写笔墨并不多,但却可以很容易地感觉到社会封建势和旧礼教对子君和涓生的心里压迫。

    可以从一个很小的细节就可以看出当时的社会舆论压力,“ 送她出门,照例是相离十多步远”,既然“我是我自己的,他们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为何又“照例是相离十多步远”,可以见得当时的社会压迫。此外在找居所时,“起先我们选择得很苛酷,――也非苛酷,因为看去大抵不像是我们的安身之所;后来,便只要他们能相容了。”可见这对追求爱情与婚姻自由的情侣并不见容于社会大众,社会大众对他们还是很苛刻的。不过这对以爱为支撑的情侣终于还是走在了一起,取得了爱情与婚姻的自由。

    但是,同居后的生活并不如想象的美好,社会舆论和现实生活对他们的考验仍没有结束。“我们在会馆里时,还偶有议论的冲突和意思的误会,自从到吉兆胡同以来,连这一点也没有了;我们只在灯下对坐的怀旧谭中,回味那时冲突以后

    的和解的重生一般的乐趣。”这是孤独的,也是忙碌的,“可惜的是忙。管了家务便连谈天的工夫也没有,何况读书和散步。我们常说,我们总还得雇一个女工。”生活的压力很快将两人压得喘不过气来,这也为日后的感情悲剧埋下伏笔。 因此可以这样讲,在一个社会未完全开化,半旧不新的社会中,患了时代病的知识分子和盲目追求爱与自由的时代进步女青年之间的爱情是没有结果的。因为个人的自由整个社会的发展是密切相关的,即使在今天,我们也要清楚地知道这一点,避免悲剧的不断重演。

    。”